首页>> 锁史钩沉
古锁收藏爱好者小记——周汉春
发布日期 : 2015-12-02

古玩圈流行一句话,乱世存黄金,盛世收古玩。成都65岁古锁收藏家周汉春,40多年来踏遍大江南北,觅得古锁6000多件。8年前,他带着40把古锁上《鉴宝》,凭一把被认作门闩的木锁艳惊全场……

和锁结缘,还得从周汉春一段孩童时的趣事说起。“小时候我们家并不富裕,记得9岁那年,父亲将买回来的饼干藏在柜子里。香味不时从柜子里飘出,一天趁家里无人我就起了‘歹心’……”周汉春回忆说,当时无论如何也弄不开这把锁,于是干脆找来一把榔头砸坏了它。

待父亲回家发现后,恼羞成怒对他一阵暴打,同时不住地训斥道:“那是我们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古董’啊……”后来他才知道它是世上最早的一种诗文转轮中式密码锁(无须钥匙开),从那一刻起,他立志此生定要找回这种类似的锁以弥补过失。

十多年后,在绵阳一个收荒匠的手里终于如愿以偿地找到了几乎同样的锁。由此,爱锁、寻锁、探究中华古锁就成了周汉春生活的重要部分!

参加《鉴宝初选会》和专家叫板
2005年7月,周汉春如愿领到了中央电视台《鉴宝初选会》的入场券。他抱上从成都带去的一箱子宝贝入场,专家们却并不识货。周汉春清晰地记得,当时整个等候鉴宝的人员多达百人,他几乎是最后一个入场。“什么东西?”“是锁。”编导人员和专家们好象不屑一顾。
周汉春把箱子放上鉴定台,打开将“木锁匙”取出,马上就有人说:“不是锁,是木门闩!”他强调:“是锁,肯定是锁,而且是金属锁之前的原始状态的锁!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了……”

木器专家上前仔细辨认后,肯定的说道:“的确是锁!”
随后编导让他将箱子里全部的锁具都摆出来。周汉春将所带去的战国时代青铜方形镏金锁和唐代银制镏金刻花锁等40把锁一一放在鉴定台上,专家们面对这些琳琅满目的古锁目瞪口呆了。“可能是因为现场的专家们还没有见到过如此‘复杂’的锁具,他们迫不及待地咨询我有关这些锁的种种情况。”甚至有专家当场提议为这些罕见的古锁拍摄一个专题片。

最后,周汉春的6把古锁当场被《鉴宝》栏目认可并留下。接下来《鉴宝》栏目的编导人员专门约他一同回到成都,拍摄制作了题为“中国古锁”上、中、下三集专题片,并在当年央视的几个频道先后播出。

在周汉春的眼中,锁的历史就是一部民俗史和科技史。为了收藏这些古锁,他耗费了近40年的时间四处搜寻,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这么些年来,周汉春的闲暇时间几乎都泡在全国各地民间的古玩市场里。无论是北京报国寺古玩市场还是丽江古城中的大小古玩商店,甚至新疆、西藏等地的古玩集市他都成了老主顾。成都则是更不用说了,从70年代初成都最早形成的猛追湾古玩市场,后迁移到青羊宫的二仙庵,再到后来的送仙桥……只要周汉春在成都,每逢赶集无不造访。

为了搜寻古锁,周汉春以前最大的朋友圈就是收荒行业,成都四门无论老小收荒匠几乎都成了他的朋友。甚至周边乡镇的收荒铺只要有锁都会给他留住,“因为我会高出纯铜的价格打批发全部收购。”

“锁一切能锁之物,锁一切能锁之心。”走进周汉春的家让我们立即嗅到一股金属的芳香。无论桌椅板凳还是墙上地下都被锁霸占。甚至厨房的饭桌也被一把一米长的大锁临时占用。为了妥善地珍藏这些古锁,周汉春可谓煞费苦心。

“家里的钱都被他‘锁’光了!”采访中,坐在电视机旁始终一言不发的妻子突然抱怨道。“没关系,只要能够吃得起饭就行了!”周汉春微微一笑地回敬说。

如今,他前后共收藏了6000多把锁,从春秋战国到清朝民国,从长命锁、迷宫锁、诗文转轮锁、配饰锁……到刑具锁,从金锁、银锁、铁锁、玉锁、木锁……到竹锁,各种稀奇古怪的锁共计有1500多种。

锁收藏多了,周汉春又想写书。

“中国有着悠久的锁文化,但却没有一本锁的专著。”于是,写一本关于中国锁具详细介绍的书籍成了周汉春的心愿。经过多年对于锁的收藏研究,今年6月,由周汉春主笔的《中国古锁图谱》出版了,如今,65岁的周汉春又有了新的心愿,那就是把他收藏的6000多件古锁开个展示会,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源远流长的锁文化。

参观指南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六,9:00—17:00(周一周日闭馆)

中国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人民路96号
邮箱:huxiangping@sdlock.com
电话:0512-65379996
传真:0512-65375557

锁文化
 
友情链接
联系人:管理员  电话:86-0512-65379995    传真:86-0512-65375557
地址:中国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人民路96号    
邮箱:huxiangping@sdlock.com      您是第 79602 位访客